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小常识

短篇故事:试问卷帘人

看这个文章之前,首先得向各位承认一点,其实我是一个有点恶趣味的人。


比如严歌苓女士的作品,我最爱看的是女房东,而不是少女小渔。


比如以写悬疑小说出名的蔡骏老师,我几乎读了他所有的作品,最难以忘记的竟然不是《肉香》之类,而是这个小小的短篇。


好几个朋友说“这文章有点毁我李清照”,但是我却觉得非常别致,脑洞之大世所罕见。不信你看看。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如梦令》

这是一个庭院深深深几许中的花园,花园里有假山,流水,石径,修竹,美人蕉还有海棠。

  “海棠花开了。”

一个女人在竹帘边轻轻地说,她说的很轻,悄悄地就象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

但我听见了。

这女人的名字,你们都很熟悉,用不着我说了,而至于我,你们也许很陌生,但如果有人细心地寻找一下,就会发现我是谁了,对,我就是卷帘人。

我七岁就被卖进了她家为奴,她不爱用丫环,在我十岁起就让我服侍起她了。

 “它开得真美。”她对着我说了这句话。

我的心被轻轻地抓了一下,我看了看花,又看了看她的脸,然后,我流下了两行眼泪。

她微笑着,掏出手帕为我擦去了泪水。

但是从这一天起,我长大了。

我们家的主人赵明诚,是我们大宋首屈一指的金石家。

他不是繁忙于公事,就是到全国各地去搜集古今名家的金石字画,这次又是一个月没回家了。

虽然我们家的男女主人非常地恩爱和睦,但他们却一辈子都没有过孩子,这令后世许多研究他们夫妇的大学究们百思不得其解。

这原因只有我知道,我将为他们保密———赵明诚在这方面不行,他无法尽到作一个男人,作一个丈夫的责任,这令他万分痛苦。

但她依然爱他,永远爱他,尽管这注定了要使她承受一个女人所难以忍受的痛苦。

我们家的女主人每天都在竹帘前面对着花园,望着四面屋檐上随风而响的风铃,和偶尔飞过的小鸟,还有在阳光下树影的消长。

或者看秋叶落了,报以几声叹息;冬雪下了,装饰她的发暨;春雨降临,勾起她的些许诗意;夏蝉鸣叫,让她把丰满的手臂和身体曲线暴露在害羞的我面前。

而对于这种时刻,我一开始总是会脸红的,但她不怎么在乎。

也许她还不明白,那年在我十四岁的身体里所起的某种特殊而微妙的变化。

在这个故事里,有一场黄昏时下起的雨。

雨时大时小,风却急急地掠过,把屋檐下的风铃刮地叮铛作响,畅快地起舞弄清影了。

而檐下成了一道水帘,水帘里还有一道竹帘,竹帘里是一间宽敞干净的房间。

墙壁上挂满了主人苦心收藏的名家字画和数不清的印章。

房子中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米酒和文房四宝。

我举着一盏明亮的油灯在桌旁,给房间涂抹上了一层奇异的桔色光芒。

 她在写词。

她的一辈子都在写这种被称为词的诗。从她的少女时代到她年迈之际。而现在,是她一生中的黄金时代,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夜晚,在她等待主人的每分每秒。

主人还没有回来。

她说她要永远这样等下去,然后她轻轻地把词唱了出来。

在这间古老的房间里,油灯闪烁着,她口中吟出的旋律缠绕在雨夜潮湿的空气中,窗外的雨点打着芭蕉的声音在为她作着伴奏,这房间里的一切都在共鸣着,象一张张模糊的七铉古琴。

但是对你们来说,这已是一种绝唱了,不幸的你们再也无法听到这种九百年前的音乐了,你们只能守着这些陈旧的文字,妄自空想着另一个时代的轻歌曼舞。

 她终于叹了一口气,在喝下了几口浓烈醇香的米酒之后,睡下了。

床在房间的最里头,在薄如蝉翼的轻纱帐内,由我伺候着,毫不介意地脱下了衣裙。

酒后的她有些困了,她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却不动了,我只能用手扶着她的细腰帮她躺下。

她平躺在床上,手却不肯放开我的头颈,她高高的胸脯一起一伏,好象浑身都在颤栗,这种颤栗是撩人的,使她全身的曲线都暴露了出来,这曲线表明,她是个成熟的,完美的,而且还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

她和她丈夫的所有秘密我都知道,十四岁的我也都明白,我的手在她的腰眼上滚烫着,她口中呼出的带着米酒味的气息直冲我的鼻孔。我的脸烧了起来。

她细细的手臂居然使出了很大的力量,把我的脸埋到了她的胸脯里,我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她醉了,她不知道她究竟干了些什么,但我没醉,我明白,我和她犯了一场小小的罪过。

 雨越下越大。

她在梦中轻声呼唤着海棠。

我离开了她的床,来到花园中,在海棠花边上撑起了一把伞,把伞的全部都罩在了花上。

我在雨中站了整整一夜。

雨停了,天也亮了,我悄悄地擦干了身子,换了身衣服,来到窗前,雨后的空气和光线透过帘子进入房间,驱散了那淡淡的酒气。

她醒了,她似乎没有意识到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全忘了。

我也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拉起了帘子,她看了看我,然后问起了海棠花怎么样了?

海棠花很好,和昨天一样。我淡淡地回答。

这是事实。

(阅读提示:其实这个文章的着眼点在卷帘人身上,他是男是女,是李清照本人还是赵明诚?开开脑洞很有意思)

(完)

作者蔡骏,作家、编剧。


已出版《镇墓兽》《谋杀似水年华》《最漫长的那一夜》《天机》等三十余部,累计发行1400万册。


本文选自小说集《爱人的头颅》,经蔡骏公众号授权转载。


王皮皮:看悬疑小说,不能不看蔡骏。联系方式:wangpipi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