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午夜

从中专生到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传奇金融职路


英雄不问出处!虽然毫无背景、毕业于中专院校的易会满,一路逆袭成为工商银行董事长,昨天,2019年1月26日宣布担任证监会主席。


图片来源:新华社


说起易会满的母校浙江金融职业学院,乍听起来像个四流职专,事实上该校前身为直属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国家级重点中专——浙江银行学校(现更名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


大伙可别瞧不起易会满的中专学历,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是凤毛麟角的“稀有动物”,中专生的含金量并不比现在的本科生低,更何况易会满上的不是普通中专,该校被誉为浙江金融圈“黄埔军校”。


有近百名校友成为省级分行及以上领导,其中支行副行长以上干部5000余人,农业银行总行副行长楼文龙、浙商银行原行长龚方乐、中投公司新任纪检组长(原中国银行首席风险官)潘岳汉、工商银行浙江分行行长沈荣勤、农业银行福建分行行长陈献明、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原行长何兴祥、交通银行交通银行员工工作部总经理徐明、交通银行宁波分行行长屠粮钢等等均毕业自这所中专,更有一大批已经退休的大行省级分行行长。


“草根”的“逆袭”


易会满1964年12月出生于浙江温州苍南,是一名银行业的“老人”。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关键词,是“逆袭”,主要表现为两点。


一是易会满的第一学历并不高。


他80年代毕业于一个看似名不见经传的中专院校——浙江银行学校(现已升格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城市金融专业。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学校始建于1975年,曾是直属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国家级重点中专。别看以前只是个中专,该校曾培养出大量金融人才,原农业银行总行副行长及执行董事楼文龙、原浙商银行行长龚方乐等皆是毕业于此。而且要知道,80年代的中专生在当时已是“精英”


2012年11月3日,易会满在母校作报告时鼓励大学生从基层做起,他指出:“作为应用型职业人才,各位同学要从基层做起,基层或许很枯燥,条件也很艰苦,但只要摆正心态,以良好的态度去从事工作,就有可能获得成功。”当然,易会满后期曾去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深造。


二是易会满的工作经历比较单一。


他几乎整个职业生涯都供职于工商银行,一路从工行基层做到顶层。从履历上看,除了1984年8月到1985年1月曾短暂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担任计划处计划员外,易会满其余时间均在工商银行任职。


第一个阶段,易会满主要工作在江浙一带。从1985年1月开始,他先后担任过工行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副处长;办事处副主任、主任;计划处处长;杭州市分行副行长、行长;浙江省分行副行长;江苏省分行副行长、行长。


第二阶段,易会满上调北京。2005年3月开始,他担任工行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工行党委委员、工行副行长。


而易会满的脱颖而出,发生在2013年5月。当时,工商银行宣布,由易会满接替超期服役的杨凯生,担任行长一职。此前,他只是排行第五的副行长。2016年,易会满再次打破惯例,开始担任中国工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副部长级)。



逆袭者,是外界对易会满的一大评价。多位工行内部人士示,易会满在工行内部得到高度评价,银行经验丰富、看得清大方向,对员工也不错,是个高情商的人。


对金融领域的独特见解


梳理其在金融领域的见解看法,亮点不少。


易会满曾在公开场合提出“超级资产负债表”的概念。他指出,当前各类跨境、跨界、跨市场的金融活动在推动金融发展和创新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金融乱象,为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带来了新的考验。一些传统的观察视角、统计工具和管理手段开始失灵,如M2、存贷比、杠杆率等传统指标已无法全面有效地反映我国金融运行的总量和结构;金融数据的部门性特征较为明显、数据覆盖面不全和口径不一致等问题也日益凸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政策研判、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的效果。


为全面真实反映金融整体运行状况,需要建立一张金融业的超级资产负债表。超级资产负债表是一张涵盖表内+表外、境内+境外、存量+流量、即期+远期、传统+创新的立体多维的金融报表体系,是一张全视角、全覆盖、全口径反映金融业运行状况和风险实质的“体检表”。


同时,就未来银行业的发展,易会满曾从五个方面做了思考


他认为,一是要坚持服务本源,以金融的力量助推贸易投资自由化跟便利化;二是要进一步加快创新领跑,以科技变革推动银行再造;三是要坚持转型升级,加快由资产持有大行向资产管理大行转变;四是要坚持风险管控为基,全面加强合规与风险管理;五是要激发金融全要素的活力与效率。


此外,易会满对于技术也十分重视,他曾表示,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发展对银行的传统科技带来很大挑战,不能充分掌握和充分运用的话,银行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


坐上“火山口”的新主席


易会满是证监会第九任主政者,有意思的是,证监会历任主席皆从四大行或央行来。但均无证券从业经历,中国银行业的另一个重任就是为证监会培养主席。


历任证监会主席任职时间:

刘鸿儒 1992年10月——1995年2月

周道炯 1995年3月——1997年6月

周正庆 1997年5月——2000年2月

周小川 2000年2月——2002年12月

尚福林 2002年12月——2011年10月

郭树清 2011年10月——2013年3月

肖钢 2013年3月——2016年2月

刘士余 2016年2月——2019年1月


而且四大行中已有三位领导去到证监会任职主席。2011年,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上任。2013年,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上任。2016年,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刘士余上任。如今工行出马,也算是水到渠成了。



易会满的最大不同,在于他长期在市场浸润,对商业银行运行、金融市场运作的理解更深,但监管部门从业经历有限。从市场者转变为监管者,易会满执掌证监会后,所面临的挑战与压力不比掌舵“宇宙行”小。


资本市场各方参与者大抵都知道,证监会主席这活不好干,他们的职位和其他各部部长并无不同,但却更受关注,这大多是因为他们监管面对的是3000多家上市公司、亿万股民的交易市场,和各方利益、投资者的财富多寡休戚相关。


资本市场发展20多年来,中外经济形势的好赖都会在股市上有所反应,突发事件的牵扯都会让某个上市公司成为众矢之的,一丁点风吹草动、监管动向都会直接影响到投资者的账户收益。与利益相关,证监会主席难以独善其身,其监管改革的步伐和松紧度往往要考虑到市场承受力和投资者保护,难以迈开大步却也不能只局限于政策的小修小补固步不前,市场瞬息万变,资本市场需要的是与时俱进的监管者,这让坐在火山口上的证监会主席们并不轻松,逆势前行、曲高和寡是常事。


在经济转型和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易会满接任,难度不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这为下一阶段的资本市场发展指明了方向。


❐ 本文综合自:Career In 投行PEVC、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证券时报网、新华社、人民日报,作者:张杨 孙璐璐 程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求职报推荐阅读。



* 金融求职报,关注百万金融人的职业成长。提供金融行业资讯,核心岗位发布,干货资料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处理。免费发布招聘信息请添加微信号:miyo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