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视频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作者 / 云梦泽

2018年,影视行业遭遇税务核查、限制片酬等多重危机,导致许多A股上市影视公司去年的业绩一落千丈,亏损数亿乃至十几二十亿的现象比比皆是。

相比之下,老牌影视公司新文化去年的业绩表现似乎还不错。近期披露的新文化2018年年报显示,尽管营收、净利润大幅下降,但公司依然实现盈利3100多万元。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新文化之前收购的周星驰电影公司(PDAL),2018年贡献了1个多亿的投资收益,使得新文化免于跌入业绩亏损的尴尬。

二是新文化2018年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仅4000多万,比其他影视公司高达数亿元的商誉减值要少得多。

4月4日下午,新文化在全景网举行2018年度报告业绩网上说明会,针对投资者的疑问进行解释说明,还透露了2019年影视项目的进展情况等。

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不足3200万

周星驰公司的投资收益达1.16亿

新文化的主营业务包括电视剧、电影等的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户外LED大屏幕媒体运营、媒体资源开发和广告发布等。

3月30日,新文化发布了2018年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8.06亿元,同比下降34.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61.81万元,同比下降87.17%。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新文化董事会在年报中解释,公司各项经营指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对部分地区的LED屏升级改造、内容植入、广告代理权减少、计提部分资产减值准备以及影视项目产出进度未达预期所致。

2018年,给新文化带来收入最高的5部影视剧,分别为《封神之天启》、《亮剑之雷霆战将》、《八九不离十》、《胜利之路》和《恩情无限》,合计实现收入1.91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23.91%。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如果没有周星驰公司的投资收益,2018年新文化也会陷入亏损的泥潭。

2017年1月新文化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新文化香港与实际控制人杨震华控制的Young &Young,出资13.26亿元共同投资周星驰旗下公司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简称PDAL)。投资完成后,新文化香港持有PDAL 40%股权,Young &Young持有11%股权,周星驰持有PDAL 剩余49%的股权。

2018年9月,新文化香港以等值1.38亿元人民币的港币增持PDAL,增持后其持有的PDAL股权上升到45%。

根据新文化2018年年报,参股公司PDAL去年净利润为2.58亿元,按持股比例计算,PDAL给新文化贡献的投资收益达1.16亿元。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而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才3000多万,如果扣除PDAL相关的投资收益,恐怕会亏损数千万元。

郁金香2017年业绩不达标、2018年亏损

新文化仅计提商誉减值3100多万

除了周星驰公司的投资收益,新文化2018年能实现盈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远远低于其他A股影视公司。

比如,当代东方2018年预计亏损12亿至14亿,其中子公司盟将威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76亿;骅威文化2018年预亏11.2亿至13.5亿,其中影视子公司梦幻星生园商誉减值6.8亿至7.8亿,游戏子公司第一波网络的商誉减值5.2亿至5.8亿;慈文传媒2018年预亏9.5亿至11亿,其中游戏子公司赞成科技商誉减值8亿至9亿……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2018年末,新文化的商誉总额为9.84亿元,主要来自收购的2家广告公司。其中,郁金香商誉7.51亿元,达可斯商誉2.32亿元。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而新文化2018年对郁金香、达可斯2家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一共才4262.95万元。其中郁金香3189.27万元、达可斯1073.67万元。

只计提少量的商誉减值准备,是不是因为上述2家公司业绩表现良好?答案是否定的。

以郁金香为例。2014年新文化以12亿的对价收购郁金香100%股权。在前3年(2014至2016年)勉强完成对赌业绩之后,2017年郁金香仅实现扣非净利润9804.02万元,比承诺的少了3516.39万元。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由于郁金香2014至2017年对赌业绩的累计完成率仅92.44%,银久广告等17名交易对方按规定要向新文化补偿9066.39万元,其中现金6274.45万元、股份356.28万股。

但是一年多过去了,到今年3月底只有一名股东支付717.15万元补偿款,另一名股东补偿股份9.19万股、返还现金分红1.5万元,其他15名股东都没有兑现业绩补偿承诺。对此,新文化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正通过司法途径向相关方追讨业绩补偿款”。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业绩对赌结束后第一年,郁金香就上演了业绩“大变脸”:2018年净利润亏损3538.08万元。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2019年一季度业绩再次下滑

新文化今年靠什么来实现业绩反转?

如果说2018年的业绩只代表过去,那么2019年新文化的业绩会有什么变化呢?

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形势不太乐观。新文化近期公告,预计今年1至3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范围为3371.0万—5393.74万元,同比下降50%至20%。

“2019年业绩也不及预期,公司将采取何种措施来扭转这种业绩下降趋势?”在4月4日的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问道。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对此,新文化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汪烽回应称,“公司有部分影视项目将在今年上映或播出,同时会加强短视频内容、广告客户与艺人的共同合作”。

具体来看,电影方面,《新喜剧之王》已于今年2月5日上映。根据公告,新文化全资子公司新文化影业以1000万—5000万元参与投资《新喜剧之王》,但该片最终票房仅6.24亿元,低于预期。

此外,电影《美人鱼2》(新文化影业投资5000万—1亿)、《肥龙过江》、《追龙2:追缉大富豪》都有望在2019年上映。

电视剧方面,《激荡》已于今年2月份关机,目前处于发行预售阶段,计划于2019年播出。但另外两部重头戏——电视剧《美人鱼》、网剧《西游降魔篇》,进展比较缓慢。


周星驰公司贡献上亿投资收益,但新文化2018年净利润依然下滑87%

​早在2017年6月,新文化就与爱奇艺签下两大合同,分别是出售电视剧《美人鱼》独家许可使用权和承制网剧《西游降魔篇》,交易金额分别为4.2亿元和2.88亿元,合计7.08亿元。

当时新文化曾乐观地表示,上述两大合同将对公司2018年以及以后年度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但是一年多过去了,电视剧《美人鱼》、网络剧《西游降魔篇》都还在剧本开发阶段。考虑到后续开机拍摄、后期制作等一系列流程,这两部剧能否在2019年确认收入还有很大不确定性。

在艺人经纪方面,新文化全约及代理的艺人包括杜思奕、陈瑾颖、BV(朴钧泽), 王道、王政、王政钧、于慧、黄丽娅、严晓频、杜娟、虞嘉娜、程慧宁、叶梓萱。

目前,新文化的艺人经纪团队和广告团队正在开发基于明星的定制类广告产品,通过短视频内容和明星结合,来帮助广告品牌宣传推广。2019年公司将继续培养新生代艺人,以满足90、00后观众的审美需求,并为公司未来网剧、IP剧的新类型题材影视作品储备人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