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视频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六)

我们自去年七月起推出了全新栏目《香港女子图鉴》,这是一个讲述七个港漂姑娘在香港工作和生活的故事,故事里多多少少有我们港漂身边人的影子。

 

你觉得怎样算是喜欢一个人?又怎么样才算是被一个人喜欢?来看看这回故事里的主人公,他们对于“爱”都有什么想法。


前情回顾请戳: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五)



五十一、值得被爱


秦阳并没有给李薇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难题。


只用了半个小时,他便从厨房端出一碗白粥放到餐桌上。


等到李薇坐定喝粥,他开口说道:“女孩子不要过得那么辛苦,你应该找个人好好照顾你。”


李薇差点儿脱口而出 “你不就是在照顾我吗?”,然而,当她恍然察觉秦阳话里的含义后,她回答的是:“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谁没日没夜地加班,搞到急性胃炎。”


秦阳嘿了一声,抬手在李薇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我那是工作需要,你自己做老板,干嘛那么累。”


“我也是生活所迫嘛。”李薇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埋头继续喝粥。只是这粥喝得实在心不在焉,因为,她满脑子里都是秦阳那句“你应该找个人好好照顾你。”

 


“对了,跟你说个事情,我打算回北京工作了。”

 

李薇拿着汤匙的手顿了顿,抬眼望向秦阳:“怎么那么突然?”


“也不突然。你知道的,我现在每天写一堆自己都不想看的公文,都快跟社会脱节了,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而且,我爸妈一直希望我在身边,之前去支教、去英国留学都是短期的事情,他们就没管我。眼下我爸妈都快退休了,还是希望我能在身边。”

 

“那北京的工作找好了吗?”


“嗯,有些眉目了。”


“挺好的,能在父母身边。”


秦阳看了看李薇,没有再接话。


那一晚,秦阳没有留在香港,而李薇,目送秦阳离开之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了一会儿神,再吃了几颗药,便抱着被子沉沉睡了过去。


两个月后,李薇送别了秦阳,拉着我陪她在维多利亚公园散步。


我们从告士打道的入口进去,沿着近高士威道的行人路直走,路过很多人、穿过数个球场,已经走到靠近天后站的另一个入口时,李薇才开口说话:“对了,我没给你看过秦阳的照片吧?”


我摇摇头。


她掏出手机,认真地翻开手机相册。


照片中的秦阳总是笑容灿烂,而在我们面前沉稳持重的李薇,在秦阳身边,显得小鸟依人。


“所以,就回算是大结局了吗?”我问李薇。


许是走得有些累了,李薇指了指路边的休憩椅。我和她一前一后地坐下。

 

 

“其实九年前,我们回到各自的城市,就应该是结局了。后面的很多事,无非都是我的不甘心罢了。他的想法和做法,其实从未变过。”


“之前或许是,但这两年多,他来了深圳,你们……”

 

“这两年多,或许是老天爷可怜我的一片痴心吧。”李薇笑了笑。


“这年头,距离根本不是问题啊,以你们的感情基础,真的就再也不可能了吗?”我忍不住问道。


“我不可能再主动提这个问题了。他更不会。或许我们就是有缘无份吧,你看,每次我想寻求一点改变,方向就会跑偏。”

 

“那你们之间,究竟算什么呢?”我侧过身,看着李薇。

 

李薇没有看我,她的眼神,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她很久都没说话,久到我以为她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才幽幽开口:

 

“对我来说,他是我生命里非常特别的一个人。有最开始的爱而不得,也有问清答案后的冷淡疏离。再后来,是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问,只是单纯地相互陪伴。严格来说,我们从不是男女朋友,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却可能超越了很多相伴多年的恋人。”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他对我不够爱,可是,一直以来,他对我却是真心好。不管是什么样的阶段,他都在照顾我的感受、在为我着想。曾被这样真心对待过,让我不管遇到什么伤害,我都知道,我值得被爱。”

五十二、认清感受


“曾被这样真心对待过,让我不管遇到什么伤害,我都知道,我值得被爱。”


看到李薇在微信群里发出的那句话,手机前的安琪突然泪如雨下。


原以为,判断是否喜欢一个人的标准,是你愿意对她有多好,但那一刻安琪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有多不愿意伤害她。人是有了“不忍心”才有了爱。


荷里活道的夜晚热闹非凡,道路两旁的酒吧传出或轻柔或激昂的音乐,和着人们的高声谈笑,刺激着安琪的神经。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走到这条街道。关于这条街道的记忆里,她是那个爱笑爱撒娇的模样,不似如今这般,看到一句话就垂泪。

 

在心理咨询师的介入下,她用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把自己调整到一个好的状态。


可是今天,她不受控制地来到这条熟悉的街道,又因为看到李薇的那句话,她的心也不受控制地痛了起来。


原来,伤痛并不是消失了,它只是躲在暗处重整旗鼓,只要寻找到合适的时机,便再度冲出来,刺向就快愈合的伤口。


安琪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她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一边加快脚步,直到进入地铁站,看到那些紧张赶路的乘客、听到熟悉的中英粤三语广播,她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拿起手机,给她的心理咨询师Mary发去了信息。

 

 

“我知道你会再回来的。”


当再度来到Mary的心理咨询室,安琪听到了这样的开场白。


“我以为自己已经好了。”安琪用力抬了抬嘴角,却发现怎么都挤不出笑意,索性只能放弃。


“人的感受有非常多的层次,就像一座冰山,我们往往只是看到它的一角。但那些藏在水面底下的,往往比我们看到的,对人的影响更大。”Mary的声音非常轻柔,似乎带着一种抚慰人心的魔力。“说说看,今天为什么来?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记得之前,你让我给自己的感受命名,我用的是失落和愧疚。你还让我画画,随便画什么都好,我画的是一个女孩儿双手捂着脸,站在很多人中间。”


Mary没有接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安琪,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我刚刚失恋,再加上那段感情有很沉重的道德包袱,所以我很自责,觉得自己糟糕透了,觉得自己活该。后来……我慢慢接纳了自己的错误,也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


“那么现在呢?你还在这样的感受中吗?还是,你有了别的感受?”

 

“没有了,不是之前的失落和愧疚。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们好像只会突然出现,一瞬间就没了,我捉不到。”


“没关系。你前两天为什么会发信息给我?当时发生了什么?”


“我听到了朋友的一个故事,觉得自己很受伤。”


“为什么受伤?”

 

“我朋友的状况应该也算是失恋吧,可是她竟然一点都不难过。她说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觉得自己是被爱的。听到她这么说,我觉得很嫉妒。”


“嗯,嫉妒。还有吗?”


“我想到了叔叔,我觉得他根本就没爱过我。”安琪的声音变得颤抖,眼睛里似是有什么东西要奔涌出来。


“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其实很理解他的,我并没有期待我们之间能有什么结果。可是,刚分开的那段日子,我那么难过,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有,我那么难过,他却视而不见……”


“所以你受伤了。”


“是。他其实可以降低这件事情对我的伤害,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你希望被好好对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弦,Mary此刻的话,恰恰拨动了属于安琪的那根。她已经哭出声来。

 

 

Mary温柔地递上了纸巾,等到安琪平静下来,才继续刚才的对话。


“你现在脑子里是什么样的画面?我们再画一幅好吗?”Mary问道。


伴随着一个认真的点头,安琪接过Mary递来的纸笔。


她闭上眼睛,尝试把自己与外界隔离开来,尽力看清楚她脑海里的情景。


不一会儿,一幅画作就完成了。


“这是一个女孩子。她左手捧着的,是一颗心?右手,是一把刀?”


“是。”


“为什么会有刀呢?她想伤害自己吗?”


“不是的,她只是很难过,觉得有人用刀子划在她心上。”


“除了难过呢?她还有别的情绪吗?”


“生气、愤怒……”


“很好,她应该很高兴有人理解她的情绪。”


“是。”


后来的对话,都围绕着这个词——愤怒。

   


几个月之后,当安琪开始修读心理辅导课程时,她有了一种后知后觉的庆幸——还好她遇到了Mary这样的治疗师。


整个治疗过程里,Mary并没有去评判、去指责、去劝诫,她只是循循善诱,让安琪说出自己的感受。


而当安琪面对她不熟悉的、那种名叫“愤怒”的感受时,Mary跟她分享了她曾遇到的那些案例:


女性在亲密关系中受伤的时候,经常会忽视自己的愤怒。她们总是在纠结:“我的愤怒正当吗?”“我有没有过度指控对方?”“对方是不是情有可原?”彷佛所有的愤怒,只有在自身完全没有任何瑕疵的时候,才能够理直气壮地成立。

 

再后来,当安琪诚实面对自己的感受后,Mary又引导她去学习处理这些感受。


Mary问她:“你能否接受他和你不一样?你能否接受你和他不一样?”


当时的安琪对这两句话似懂非懂,而今天,当她认真地去学习人类的感受、情绪,以及情绪的冰山之下、关于自我的认知时,她才真正理解了Mary的话:

 

允许别人和自己不一样,才能做到包容;允许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才能活出自我。

 

没有人能为自己的感受负责,学习面对它们、和它们共处,这是所有人都要经历的功课。

   

安琪合上了手中的那本《发展心理学》,郑重地把它放回书架。

 

她走到窗边,透过那小小的窗,她看到了大片的蓝天,此时的她思绪万千——

 

曾经,她学习社会学,希望“改变”和“治疗”这个社会,却因为一段感情的伤痛,让她被迫去学习治疗自己,更莫名产生了研读心理学的兴趣。

 

生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角你会遇到什么。然而,不管是什么,都要学会勇敢面对。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歌:明天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什么滋味,充满想象……

【未完待续】


*过往文章列表: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一)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三)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四)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五)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六)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七)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八)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九)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一)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二)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三)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四)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五)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六)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七)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八)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十九)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一)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二)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三)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四)

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