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教育

听说每个人都有一个预设的世界

提一个问题:外国人能不能理解中国文化?当我们在过年的时候,国外的奢侈品大牌就开始和我们一起普天同庆了。一系列过年主题的彩妆产品作为一种亮相,似乎以一种奇异的东方与西方美学的杂糅,最终变成了灵异到极致的文化产物。这种融合,最终还是没有跳脱出自我中心,流露出一种基于自己文化上的曲解。就好比当年咱小时候学英语,什么“巴斯”是“bus”啊,什么斯库“school”啊,实际上在我看来是一个道理。

超越自我中心是历史学家的宿命。

——汤因比


汤因比多次强调历史家天然带有一种跳脱的眼光。一旦历史学家对一个异族产生兴趣,就会跳脱出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超越自我中心是历史学家的宿命。那么再提一个问题:人能不能做到一种超越价值取向判断的事实陈述?比如新闻一直强调一种客观公正的态度,不外乎新闻的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时间是客观的,地点是客观的,人物是客观的(当然如果我不抬杠的话这样说没什么问题),但是“起因、经过、结果”客观吗?我觉得并不。原因是多样的,人的眼光又是有限的,而新闻报道(不说以博人眼球为导向的类似于标题党之类的玩意儿)也往往会掺入一个“选择”。而一旦有了“选择”的过程,我相信再怎么辩驳,也不会将其中的价值取向给抽离出来。因为人的“选择”可不是乱选的,其中带有的是你生在世界之中所接收到的、所体悟到的、并且所转化到自身内心的、一个内在的价值观念;那么再抬杠一下,时间、地点、人物这样的叙述就没有价值取向了吗?也同样并不。不同国家如果皇帝还在,那么年号作为计时的名称,那么也就有一种带入的关于正统的价值观。地点更不用说了,无论是长江黄河还是傻帽路傻叉路,这难道不是人类依据大江山川进行取舍的“选择”后所决定的?人物本身就是人类本身,好人做好事,坏人做坏事;好人可以在极端情况下做坏事,坏人也可以在极端情况下做好事……所以新闻报道中,无论是杀人犯、抢劫犯、还是打架斗殴;亦或者让座的小姑娘,执意扶起摔倒在地老太太的青年,这些其实已经带有一种价值取向了。


再申明一点,对于“价值判读”并不是以有人类活动的存在作为标准的。我不太能表达清楚标准在何处,但是可以在重复一点,这种“标准”其实就是如同上文所讲,一种带有取舍的“选择”。人类活动有过绝无选择的时候吗?有!那个时候可能人们还是动物,被迫与自然斗争的时候,物质条件匮乏的时候,也是最原始的时候,在极端条件下为了生存从而走投无路的时候。现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主观和客观的分野,其实并不明显。因其存在就为客观,因我思想则为主观,确实纵横交错,却又相生相负,实则巧妙。这种价值作为人类认识世界的基础,可以叫做人类的一种看待事物的“预设”。

现如今的预设很严重。这就终于提到另一层面,为了区分这两个概念,我选择了“知晓”和“理解”两个词语


现如今的预设很严重。这就终于提到另一层面,为了区分这两个概念,我选择了“知晓”和“理解”两个词语。很简单的问题,外国人知道我们有阴阳五行,有太极八卦,有修仙武侠,但是他能理解吗?人的主观往往是将其套用在自己存在的价值观的框框之中罢了。这种理解顶多叫知道有这一回事儿,都说他们对我们的新年有所误解,还算可以原谅。同样的,如今的中国真就理解了西方了吗?当然也不见得,中国的文化传承随波折万千但也拥有着自身的逻辑,我们也往往是把我们的价值观作为框框,把西方的东西框到我们的文化之中,并以包容自居,甚至显得有一丝骄傲的自豪。想想我们对外国人理解我们文化时我们的惊诧,那么面对我们骄傲的“包容”,其实在老外眼中就像我们的镜子一样,也同样惊诧罢了。全无骄傲的资本,何来的文化自信?


中国以马克思作为指导,也同样知道要实事求是的基本态度。然而,当整个中国以西化的面貌走到今日,对于我们自身的文化仍以继承者的身份自居,一边说要不断的现代化发展,一边说要提升文化自信,却发现美好的理想终究拜倒在现实的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之中。近代西方制度建立的根源中国一无所有,那么其中的价值观其实作为我们也最多为比附援引,何谈真正的理解?余英时先生等大批学者都多次发声,作为中国的未来,理应从我们的根源去寻找。若想中华文化的传承建立自信,然而我们却与过去深陷断层的鸿沟,无法自拔。


都说优秀是衬托的。中国缺少了西方文化那般的追溯与反省,缺少了西方的严密体系化,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华没有自身的文化脉络和未来即将出现的属于我们的“文艺复兴”。但因为时代的变迁,国力对比的差异,从而让我们抛却了我们的自身脉络,转而信奉西方,在欧风美雨的浪潮中被迫转向。这个预设在于国力。因为以国力作为对比,我们认为西方更为先进罢了,并且这个思想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起,让人们真的深陷其中动弹不得。实用性成为我们一味追求的标准,有用,好用的东西人们趋之若鹜。我们可以把这种风气看作进步,也可以看作囹圄,我在此不作评价,各位看官自便。


其实中国有一种超脱的思想,并且流传甚广。我的预设就在于此了吧。能限制我们的,有法律、有规则、有现实。但是思想,若想禁锢,或许是铁树开花。我们深陷在实用的层面的预设之中,当我们脚踏实地的时候,我们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星空很美。而所谓“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过后,感叹之余,也请不要忘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思想的翅膀,是看你自己想不想飞。

——苇草瞎写于昆明到大理动车上


随意叨叨

欢迎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