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范文化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生活范文化网 » 教育

张作霖的与虎谋皮之路,借助日军改造旧奉军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一百五十四):睡醒待闻鸡起舞,居闲休与虎谋皮。

民国十一年四月,无论是人数还是装备上均占据优势的奉系军阀,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败北,张作霖的专列,还差点被北上秦皇岛绕后的直军战舰炮击命中。半辈子在草莽江湖摸滚打爬的的张作霖,开始对海军有了新的认识,更认识到现代化战争中,应该具有新式军队和新的战法,而不是他手下的那批“胡匪”出身的旧式绿林军队,也就是这位“胡帅”起家的“旧奉军”。当时的旧奉军,不仅军事素质差,缺乏正规训练,而且“老兵不谙战阵,老将指挥无能”。面对惨痛失败,张作霖吸取教训,终于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开战前厉兵秣马,在奉军内部开展起一次大规模的“整军经武”

其后,这场旧奉军的鼎新,关键是借助日军之手,学习日本陆军军官教育模式和聘请日军教官教授课程。东北陆军讲武堂的教育长,改由日本陆军大学的毕业生萧其煊继任,且对讲武堂的教官也进行分工,一天的刻板生活和普通士兵一样,没有文娱活动,如果犯错误,或者罚立正,或者手向上举,两腿半分弯,如果改变了姿势,就加重处罚,打手板子,毫不姑息宽容。奉军训练的新课程,“内容采取日本士官学校的教材,练兵方法也和日军士官一样严格”,当时的教官何柱国回忆:“我们十几个从保定军校来的日本士官毕业生,后来成为教官中的骨干力量”。何柱国这里提到的有留日经历的奉军教官,主要包括潘毅、李广琳、徐裕德等人。

关于军官教授课程的内容,讲武堂的学生也有回忆,“刺枪术完全是学日军的,单人刺、对刺都由总教官曹玉成、副总教官王德山亲自指导,由助教们示范”,而且“曹、王二人都在袁的‘模范团’和段祺瑞的‘边防军教导团’跟军学习过,后来他们技术猛进,与日军对刺时,日本教官也甘拜下风。因此,有‘劈刺大王’的美称”。日军顾问也开始在奉军中直接授课,亦或是直接担任奉军的中下级军官,旧奉军的骨干力量,开始处处显露出日军的影子。但是真正适用于大规模战争,除了人马,有需要武器,张作霖开始处心积虑地扩建兵工厂以及发展海空军。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前,奉系军阀空军的一百余架飞机中,有日军的“九二式”飞机二十架。

最终,张作霖还提议将日军顾问“岛村久兵卫”及各支奉军部队中的日军顾问,加入在热河后援队中。在魏益三的回忆中,“张作霖不放心前方的情况,特由奉天派来一个十余人的日军顾问团,直奉两军正在山海关附近大战,奉军出现了弹药告急,日军提供步、机枪弹四千万发,炮弹十万发,收到这些弹药之后,郭松龄率领四个旅出击,一举而突破直军阵地”。然而张作霖选择借助日军改造旧奉军,也是一条与虎谋皮之路,和日军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当后来张作霖试图通过一系列活动,来摆脱这种联系的时候,日军最终选择用一场“皇姑屯事件”,结束了这位“不听话”合作伙伴的峥嵘一生。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菜根谭》、《第二次直奉战前张作霖的整军经武》